带着“偏见”看字母圈

这几年,我陆陆续续看一些许知远的“十三邀”。我其实不喜欢许知远这种调调的“公知”,他们在女性面前陈旧,在欲望面前酸腐,在财富和功名之前犹豫不决。在老友面前,我猜,大概也多是与猥琐自洽相合的人。可是,“十三邀”还是带着视野狭隘的我认识到了一些灯红酒绿名利场之外有模有样的人。还有,我很喜欢“十三邀”的开篇文案:“带着偏见看世界”。李诞和许知远两人非要选一个的话,我会选许知远,虽然我已经没有去年那么反感李诞了(甚至有点喜欢)。

后来我想,“带着偏见看世界”这件事,其实非常普遍,几乎每个人都在带着“偏见”看世界。这一年,我也常絮絮叨叨地说,我一直在用自己去丈量揣摩这个世界。我们念书、思考,经历所谓的各种磨砺,就是为了把自己打磨成一把“好”尺子。继而借此丈量遇到的每一个人与每一个困难,尽力使自己免于受伤。

以前,其实现在也是这样,或许未来还会这样,我总会告诉一些S或M怎么做才是“对的”,或者说“于幸福更有益”。那只是我作为一把尺子,在对方的陈述里丈量出来的结果。

有过一个姑娘问我,在一段卑微的SM关系里该怎么办,因为她觉得自己怎么努力都得不到S的对等回应。以我的尿性,我当然劝她多看看外头的世界,尽快结束卑微的关系。她许是听进去了,逼自己冷淡了那段关系,并接触了别的S。在这样纷扰的关系里,M飘飘荡荡,并没有得到所谓解脱。后来姑娘与最初的S有过一次沟通,了解了一些当初没有得到回应的原因。姑娘懊恼不已,心想当初应该找S做一次坦诚的沟通。可是,踏出去的脚步,以及做了的事情,都已磨灭不去,什么补救措施都来不及了。

后来,姑娘找我说起这段经历。我心里自是很惭愧,也说了对不起。她没有责怪我,倒是安慰我说:“我自己的决定,别人给的建议再如何,我也应该摸着自己的经历与认知思辨清楚。没有什么理由责怪给建议的人。”

事后,我第一次意识到,之前也偶尔想过但没有那么具象地提醒我,每个人都应该有一把自己的尺子。无论谁对你的生活给出什么建议,都应该拿回去,放到自己的尺子上量厘清楚。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把,融入了自我的尺子。S或M更该有一把自洽的尺子,是因为,SM本身就是一件“非理性”的事情,其间的是非得失更难以“算计”清楚。就像,想闯山路的人更该有一双合脚的鞋子。

这把尺子的好坏,最好不要谈“精确”与否。精确的“尺子们”,大概,都过得很拧巴。因为他们发现这个世界大多数地方都是歪的,追求精确反而会使自己神志模糊。衡量这把尺子的好坏,“精确”与否的反义词应是“好用”与否。好用的“尺子们”心旷神怡,弯点脖子或膝盖,就能量出你要他要大家都要的结果。“太好用的尺子”有点像阿Q的精神胜利法,也像是“无所谓”与“得过且过”。那这把“尺子”该怎么样呢?我说得有些土,但它确是应该量出“午夜梦回无所遗憾”。

前一阵,有一姑娘要进群。基于一些了解,我揣测地问她,是不是为了给自己的S顺姑娘而来,她大方直接地承认了。说实话,我欣赏她实话实说的态度。可我也很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这和我的某些三观固见有关,不多说。之后,我傻逼呵呵地企图在她面前自吹自擂,说自己预感很准。她说:“呸,因为你是个坏人!”我忘了她有没有说我“狭隘”。我当时接着话说:“我一直是个坏人。”遇到这样的话,我总这么应付。

刚刚想起这事儿,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一把奇奇怪怪的尺子。但是,这把奇怪的尺子,依旧会劝卑微得到不回应的M快刀斩乱麻,也仍然会不同意为自己S来顺姑娘的M进群,因为这才是我。如果你把自己的故事放到我的尺子上,我就会帮你量出“酷酷的态度”(看不上老子就滚蛋,没什么好扭扭捏捏的…)与“磊落的关系”(撩M,S得自己来…)。

这也是,我带着“偏见”看字母圈。

-完-

sadomasochism,资源来源于网络或网友提供,仅供交流,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站长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贼心 sadomasochism字母圈虐恋亚文化平台 » 带着“偏见”看字母圈
BDSM倾向测试
BDSM倾向测试
加入字母圈
加入字母圈
BDSM知识
BDSM知识
关注微信
关注微信